1. 首页
  2. 伊甸档案

人之“堕落”与人类起源 (第一部分)

http://www.users.globalnet.co.uk/~noelh/FallofMan.htm

 

要找到解释人之“堕落”的线索是很难的。许多版本都有些效用,但却并未指出要点——特别是,人之“堕落”版本如此之多。从亚当与夏娃的故事,直到更为复杂的情境。有些管道通灵及其他来源将人之堕落归因于路西法(Lucifer)。在有些版本中,他是来自天狼星——一颗阴性(Feminine)行星——的ET访客,尽管他自身有着过多的阳性(Masculine)特质,这乃是从他猎户座与阳性行星(要注意,物理学最终确定电性为阳性,磁性为阴性)的父辈处继承而来。未与磁性能量调和的过多阳性能量将导致个性化但小我膨胀(Over-ego)的发展,欠缺意识的联系与整合。更不必说,路西法的探访成功地教地球居民更多地专注自我,而无视高阶精神的力量。

 

另一种ET宣说的解释是,我们的行星,本与其他49颗行星在我们的银河系的这一扇区(Sector)内和平共处,而自愿减慢了其自身的演进与发展,以协助一个来自其他行星的落后种族,若无此仁慈的行动,那个文明将在其他行星演进至更高领域(Higher Realms)时,失落其灵魂(与本源失去联系)。此外,行星地球上过多离题的存有(Digressed Beings)接着导致了人类的退化。

 

还有着更为常见的形式,对人类从荣耀(Grace)中堕落也有一定的有效性。比如说,从一个单一集体创造分立实体(而那仍是源头的一部分)的概念,也就是说,被赋予了作为个别化个体而存在的程序。这些人将被编排入探索独立性的动机,以及随此而来的可能性,但却导致了过度个性化(Over-individuation)以及小我的发展(Ego-development)及其后果。事实上,这也包括了起初想要引介少量负性(Negativity)(导致分离的力量)进入个体的关系中,来阻挡分立的意识回归本源——一个更为安全及舒适的所在,包含着对万物的更多觉知——的自然趋势,并阻碍探索个性化的目的。我们看到,这确实是对人之堕落的有效解说,且能够代表种族发展的全部趋势。但,可还存在着能让我们更为严正对待的特定例证吗?

 

依据由Anna Hayes转译的守护者联盟(Guardian Alliance)资料,路西法叛变(Luciferian Rebellion)发生于公元前25500年,使用了先进的技术创造DNA突变,在地球上的一切生命形式中产生了其“阴影(Shadow)”自我。尽管此材料是对人之堕落的一个极好解释,但在守护者的叙述中,这只是人类在5亿6千万年前从谐波宇宙-2(Harmonic Universe-2)堕落到HU-1的更为严重后果之一罢了。

 人之“堕落”与人类起源 (第一部分)

我们将专注于人类的此次堕落,因其与我们今日的处境极为有关。然而在谈及此之前,有兴趣的读者得先明白,这实际上并非“原罪(Original Sin)”。依照守护者资料,我们的时间矩阵(我们所认为的宇宙的一个扇区)自9500亿年前起始。直至2500亿年前,负性因子才进入种族的存在之中。其明显原因是活在至福与全然协调中的不同ET种族之间的杂交。这与人类近亲繁殖的后果类似。突变开始出现,尽管意识并非大脑或基因的产品,但却与其损毁相应/平行被影响。因而这些受影响的团体扬升至更高领域之路被阻挡了。冲突、反抗与战争随之而来。反抗团体最终摧毁了星门-12(能量中心),那是卡塔拉栅格蓝图(Kathara Grid Blueprint)中的首要本源。这就像是公司没有了总裁,导致了主要整合能力的亏欠,只留下易被渗透与退化的公司。接着这甚至阻碍了那些未受影响的存有的扬升。因而,负性因子早在5亿6千万年前,人类堕落时就已存在了。

 

现在让我们对我们的文明的这次主要退化(5亿6千万年前这次)作一详述,尽管我们是在面对着通常超出我们的当前理解的,关于生命的科学与概念,使得很难将此传达给读者。

 

此次事件是一场庞大的灾难,亚特兰蒂斯的沉没相比之下算不了什么,而与亚特兰蒂斯的沉没相比,一千颗原子弹的爆炸也不值一提。我们得为人类的发源地,那颗名叫Tara的行星留出一定的篇幅。那是一个更高的协调体,我们的地球注定要演进到那里(设想一颗垂直连结的平行行星)。行星Tara处于谐波宇宙-2,而我们当前的地球在HU-1。

 

5亿6千万年前在Tara上,决定了要创造一个此行星系统的主要守护种族。此决定由天狼星委员会(Sirian council)的那些监督者作出,他们处在HU-2,是由处在HU-3的耶洛因(Elohim)播种的,而耶洛因则是HU-3的天琴星人(Lyran)的扩展。此外,这些先进的种族受到来自HU-5的Breneau的监管。从而,造出在Tara上的种族的这一协议,开始了被称为Turaneusium的实验。

 

Turaneusiam被给予了12股DNA(覆盖了1-12维的频率)。行星Tara处于4D、5D、6D维度,并与人群的DNA频率相应,这是通常的安排(DNA被安排成与来自与我们时间矩阵的1-4谐波宇宙系统有相同的频率)。Turaneuasim世代持续了800万年,被称为第一代世界(the First World),最终由于Tara上的ET杂交与DNA污染而逐渐发生演进离题。其结果是,在这800万年间,此种族分裂成两个集团,也就是Alanian与Lumarian。Alanian较为离题而富有攻击性,想要控制那些更为驯良的Lumarian。Alanian专心于控制Tara核心能量。然而,Lumarian意识到,他们在滥用此能量,有着导致爆炸的危险。Lumarian上诉至天狼星委员会与HU-3的耶洛因,进而迁至穆大陆(the island of Mu)被称为乌尔(Ur)的地区。此外,某些预见到了Tara核心爆炸危险的Alanian,在圣殿日光启蒙(the Templar Solar Initiate)指挥此项目的情况之下,叛逃至穆大陆。

 

在耶洛因的协助下,基因升级在穆大陆上进行,Turaneusiam的12股DNA模板在Lumarian与某些Alanian中恢复。此种族被更名为Ur-Tarranate。穆祭司是Ur-Tarranate的产物,与圣殿日光启蒙及Alanian对抗。穆大陆的科学家与祭司对可能即将来临的灾难有所警觉,并作出了准备。在这些更为先进的高维存在中,时间经验是相对非线性(Nonlinear)的,而不是线性(Linear)的。在更为非线性的感知中,线性未来较易被知晓。

 

如此一场牵涉到了高维能量的灾难,将导致文明从他们的集体/灵魂与行星层级破碎,灵魂将迷失(意味着人类存在于Tara上的高维灵魂集体与存有失去联系)。个人的个别化意识将陷入维度之中,无法与他们的集体意识和Tara的形态生成场域(Morphogenetic Field)钩连。为此,预先设计出了一个营救任务的伟大计划。

 

不同谐波宇宙中的诸多种族均有涉入。其中有些是来自HU-2的昴宿星人(Pleiadian),以及HU-5的Breneau合作的耶洛因、天狼星委员会和天琴星人。他们被统称为Palaidorian,而此协议就是Palaidor合约。

 

在Palaidorian种族的帮助下,那些先前被称为Turaneusiam主管(Master)守护者种族,而今恢复了其12股DNA且生活在穆大陆上的Ur-Tarranate,时间旅行至可能的未来中,包括堕落的地球。他们改变了他们的形态,将Ur-Tarranate的集体层次转入纯净的能量,创造了一个意识完形(Gestalt of Consciousness),表现为一个球体的形式(the Form of a Sphere)。这被称为阿蒙提球体(Sphere of Amenti)(来自于行星Tara的一个名字)。

 

阿蒙提球体被锚定在未来地球(已发生了Tara的维度场域跌落)的核心上。为此,在爆炸之前,创造了一个从地球至Tara的门户(Portal),通向完好无损的Tara。Palaidorian也为我们太阳系中的其他行星提供了类似的阿蒙提球体,但似乎并未给反向平行(Antiparallel)行星提供。

 

在Tara的核心,不可避免的破坏发生了。其栅格系统与形态生成场域的组分被撕裂。由于这些频率与结构的高维,许多居民,包括某些Ur-Tarranate,失去了他们与他们的集体的连结,进而失去了与他们的高阶灵魂层级(Higher Soul Level)以及Tara的场域的连结。使气候稳定就花费了约一万年。逃过此次灾难的那些人躲入了地下,他们中的许多种族成员仍旧留在这些Tara地下城市中。然而许多灵魂已迷失了,也就是说陷入了维度之中。他们维度与频率梯度(Gradient)已不再能够返回他们先前的维度带。如果说他们继续陷在第4维度带中,只是失去了与之相应的意识的高阶部分,他们可通过重组他们的高阶DNA链,先是在地球,而后在Tara上演进。

 

大约2亿5千万年过去了,在此期间Tara核心的破碎物质与大陆块降低了它们的基础形态生成场域,也就是降低了其频率与相应的维度。第三维实境(the Third Dimension of Reality)存在于我们现今的太阳中,使得Tara的形态生成组分与碎片在“堕落”至此时,物质附生在了太阳及其轨道行星的形式上。最终所有这些形态生成场域必须回到Tara。不然以Tara目前的状态,无法演进至其高阶行星Gaia上。地球(包括反向平行地球)也是从此形成的。要注意,Tara是在许久以前从类似地球的3D行星成功演进而来的。

 

堕落业已发生,阿蒙提球体在此之前被置放在了地球核心,现在被安全地放置着,作为门户通往完好无损的Tara——事实上是通往那一时间线。起先,某些ET文明及动物物种被允许在地球——一颗处于1D、2D、3D维度的行星——上繁衍。(要记得这些是频率带,其代表意义与传统学术上对维度纯出于空间而非特性化的解释不同。)

 

在阿蒙提球体可用之前,地球必须得经过演进,栅格速率(Speed)也得提高。经过了数百万年,在此期间地球上充斥着本与救援迷失灵魂任务无关的种族,而后计划的第二阶段开展了。Palaidorian团体意识,也就是现在处于地球核心的阿蒙提球体,包括了Ur-Tarranate(先前的主管守护者种族Turaneusiam),分裂为五个更小的团体或说球体,其肤色与迷失灵魂的基因类别相应且包含着它们:棕色(Brown)、红色(Red)、白色(White)、黄色(Yellow)及黑色(Black)。这就是所知的五个隐修会(Cloister)种族。他们的意识,化身入反粒子地球一侧,生成了与这些适当特性对应的种族,由此某些迷失的灵魂能够与他们的意识化合连接,演进回Tara。实际上,阿蒙提球体的Palaidorian为这些迷失的灵魂碎片创建了新的身体。因而阿蒙提球体是由五个独立的隐修会种族组成的,他们集体被称为Palaidorian。

 

要注意,像是这些迷失灵魂与化身隐修会种族之间的意识融合,并不怪异而是极为常见的,然而,地球人对此并无觉察,而且,再说,我们的社会过于强调意识的分立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人们可能愿意去想像双胞胎之间的意识融合。当其发生时,双方都不会感到被入侵,而将经验整体,一种单一的情形。

 

现在,振荡(Oscillation)物理现象是这样的,波在其每个周期至其对立面(Opposite),像是镜像(Mirror Image)——从正性(Positive)至负性。这也同样引发了粒子与反粒子,尽管这些粒子可彼此分立。这就意味着,即使是一个行星,也将有其可居住的对立面或说反向平行一侧。这建立了能量的一个振荡波,其半波创造了地球,同时其对立面的半波创造了反向平行地球——这些波是螺旋结构,被称为梅尔卡巴(Merkaba)。(要意识到现代物理,相对来说,在此课题上还极为初级。)

 

尽管以此方式修复种族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然而最快的方式仍是通过阿蒙提球体进入门户系统。在那里,有一个门户连接着地球与Tara的过去。隐修会在Tara的乌尔与穆的祭司的协助下,创造了更多的门户扩展,从地球到Tara,跨越了2维到6维。在时间力学(Time Mechanics)中,这代表了扩张的五个门户连接着地球的未来阶段,对应着DNA维度与频率的发展(朝向未来的运动是在扬升频率或说维度的支配之下的)。

 

接着另有第六个门户进入阿蒙提球体,创造了一个让地球演进回Tara的新的时间轨迹(Track)。这些被称为阿蒙提门厅(Hall)。下一步是从Tara的5D核心中抽提出其形态生成场域,它支持着Tara的栅格系统。其目的是保障Tara扬升至其高阶行星Gaia(7D、8D、9D),它在目前的状态下爆炸成了Tara。现在此形态生成场域被分给了我们太阳系的3D行星,将此形态生成场域部分放置在了所有行星的核心,也包括地球在内。此形态生成场域被称为蓝色火焰(the Blue Flame),这是一个能量门户,用来转换种族的频率,使之通过阿蒙提球体回到Tara。蓝色火焰又叫作阿蒙提权杖(Staff),是人类演进回Tara的关键。它也被叫做天堂珍珠之门(the Pearly Gates of Heaven)。

 

复述一下重点,我们有着七个从地球核心到Tara的门户。一个通向5亿5千2百万年前的Tara,五个门户通向从2到6股DNA修复的五个不同未来,并在时间前进时通向阿蒙提球体,另有一个蓝色火焰能量门户,其目的是转换身体形式,使之与Tara协调——而这最后的阿蒙提权杖,是在经过了阿蒙提门厅(其余六个门户)之后的最终大门(the Final Gate)。

 

其计划是,全部的五个隐修会持有着1-12股DNA中的8股印记(Imprint),第1股DNA与7-12股DNA由他们全体持有。剩下的5股被分配在5个隐修会中用来重建。举例来说,第一隐修会拥有第1、2、7、8、9、10、11、12股DNA。而第二隐修会有着第1、3股DNA与7-12股DNA。来自阿蒙提球体的特定隐修会从而为迷失的灵魂提供了模板(分形意识的多维框架),使之化身与隐修会意识结合,逐一修复第2-6股DNA。在此完成之后,每个种族能够回到阿蒙提球体,在“基因池(Gene Pool)”从其余四个隐修会中拾取DNA,并返回Tara。全部五个种族将提供全套的12股DNA。实际上,阿蒙提球体作为在完整(已修复)的未来Tara与完整的过去Tara之间的桥梁而起作用,地球由此会演进回Tara,而越过大灾变。

 

隐修会(五个较小的球体)起先并无性别,而且,之前他们化身投入了演进得更快的反向平行地球,拯救了诸多Tara的迷失灵魂——我们只能想象,这些特定灵魂受损最少,且处在较高频率带中,在他们演进的那2亿2千5百万年间,并不需要性别差异。这发生在以太频谱(the Etheric Spectrum)中。然而,在此期间也发生了诸多失败与离题,或是仅仅未能把握住再生的机会,而其余那些迷失灵魂处在更低维中,对他们的DNA修复的需求更为迫切。

 

现在,如同我们所暗示的,扬升梯度回归Tara的机制是由隐修会/Palaidorian种族为迷失灵魂供应DNA模板。然而,这些灵魂,也就是所知的根(Root)种族,必须通过化身经验而被吸纳入频率中。因为每一股均有着12个次频率,接下一股通常是被引入的,但既然如此,它也可在从阿蒙提球体的另一根种族中拾取而完成。每一维度均有着12个次频率——与DNA的情形类似。这些灵魂必须重建在Tara上失落的维度频率,这与DNA等值,通过重建DNA来达成。在Tara上失落的维度处于4D、5D、6D。(Tara是处于4D、5D、6D三维结构中的行星。)为修复1-12股DNA,以下维度必须重建:地球的1D、2D、3D与Tara的4D、5D、6D,因为它们已被破坏。要注意,Tara原本是从1D、2D、3D演进而来,但如今这些频率在地球上必须重整并吸入统一场域(意识单元的能量基准场域,万物由此而生——此即基础矩阵)中。如上所述,隐修会起先在反向平行地球上工作并协助灵魂,然而,仍有许多迷失的灵魂,且其在地球上的化身更为离题。

 

这一时代,被称为第三代世界,从2500万年前开始,那时根种族(迷失灵魂)与隐修会的化合开始在地球上进行。这些迷失灵魂的重整需要性染色体,于是现在由隐修会对相关DNA链的性别化/极性而提供出来。与D1相应的第一股DNA被分成两部分,隐修会种族中的50%持有其中的一半,另外50%持有其另一半。此程序事实上是在更高维度——物质密度更低——的Gaia世界中进行的,那是Tara在7D、8D、9D的高阶配对物。

 

现在,第一隐修会种族中的50%有着1/2的第1股DNA,及第2、7、8、9、10、11、12股DNA;第二隐修会种族中的50%有着1/2的第1股DNA,及第3股DNA,第7-12股DNA,如此类推,为那些未能在此前的安排中成功扬升回Tara的迷失灵魂建立了一个印记。这些两个团体(两个性别)被分开,由第1股DNA的分离而形成,被命名为根种族1和根种族2。这也就是所谓的Polarian与Hyperbornean,在高维行星Tara上被播种。但根种族1是在(粒子)Gaia上被播种,而根种族2是在Gaia的反向平行行星(也就是所谓的平行Gaia或反粒子Gaia)上被播种。因而这是在以太物质层级上发生的,行星在此提供了阳性与阴性的基础。

 

在这里,物理学变得极为复杂且引人困扰。有许多种“对立面”,甚至是共轭(Conjugate)的,且有着互依互惠的关系:粒子/反粒子、正性/负性、阳性/阴性、电性/磁性……粒子一侧(粒子地球/Tara/Gaia)有着磁性与阴性能量的特性,同时反粒子一侧(反粒子地球)有着电性与阳性能量。我们的粒子地球可拥有粒子与反粒子,与之类似反粒子地球也可拥有粒子与反粒子。但行星本身则要么强烈偏向是阳性,要么强烈偏向阴性。

 

简而言之,我们说明的是人群极性,阳性/阴性在每个星球都存在。这也就是说,反粒子地球是有着阳性与阴性的,但其极性则更为基础(电性/反粒子地球/阳性)。因而,反粒子地球的阳性面向(Aspect)叠加在了人群的极向阳性/阴性之上。打个比方就是,反向平行地球会比地球多出10%的阳性(对于人群的极向——男性与女性——而起效)。这或许就能解释,为何反地球是处在幻影(Phantom)矩阵的控制下。我们知道过多的阳性能量代表了探索、冒险、行动、独立前进与迅速转换,在欠缺了磁性能量的稳定影响下,将最终扭曲至小我的发展与冲突。还得补充的是,这种不平衡的出现压制了反向平行地球在高维的优势(事实上反向平行地球比1维频带更高)。为何这两颗行星,地球及其配对物反向平行地球,没能处在同一频带?可能是为了使地球与反地球之间的人口能有更大的变数。

 

因而,根种族1与根种族2,也就是Polarian与Hyperbornean(两者都由全体隐修会组成),确立了第一股DNA的模板。现在这些隐修会种族:棕色、红色、白色、黄色与黑色,如前所述,提供余下的第2-6股DNA。当它们被取得时,这些灵魂将回到阿蒙提球体,恢复余下的第7-12股DNA,进入隐修会(Palaidorian)集体中拾取那些由其他根种族提供的DNA链。举例来讲,棕色种族即根种族3Lumarian,恢复第2股DNA。接着第3股DNA被来自第二隐修会种族的红色种族即Alanian根种族4修复。这两个根种族(第二与第三〖译注:怀疑这里是原文有错,该是第三与第四〗)是Turaneusiam实验的主要产物,在此实验中,Alanian在圣殿日光启蒙之下,毁坏了Tara的大部分,造成了人之堕落。现在这两个种族在从2千5百万年前到5百50万年前的地球上和平生活着,有着先进的文化。许多灵魂扬升了,他们保留了完整的DNA,通过阿蒙提门厅,经过阿蒙提球体而返回,在那里从Palaidorian集体(全体隐修会)拾取了余下的DNA,回到了Tara。

 

此过程继续,其他隐修会种族进一步显化为根种族,来装配第4-6股DNA,但在此时,如上所述,许多灵魂已扬升,完整持有了这些DNA链。然而,尽管每一化身原本都能在整个过程中只生活在一个身体里,许多成员已离题,在完成必需的DNA装配且回到Tara前,必须得重新化身数次。举例来说,第三根种族必须重新化身进入第四根种族。

 

在迷失灵魂返回Tara的同时,Tara掉落在太阳系行星的部分形态生成场域也逐渐返回。此过程也在其他行星上平行进行,但化身投入其他行星并不在物理层面进行。因而地球是此次救援任务的主要载体。

 

最后概括,在持续了8百万年的Turaneusiam第一代世界之后,发生了Tara的堕落。阿蒙提球体被建立,接着建立了阿蒙提门厅与阿蒙提权杖。接着阿蒙提球体被分为五个隐修会种族,而后是长达2亿2千5百万年的第二代世界,在此期间隐修会将许多迷失的灵魂成功救回了Tara。这是在反粒子地球的以太层级上发生的,他们并不需要化身进入物理身体。第三代世界是从2千5百万年前到5百万年前,在根种族1与根种族2即Polarian与Hyperbornean被建立,确立了第1股DNA(在行星Gai上进行〖囧了,原来以为是对Gaia的误拼,但看到第二部分的插图,发现还是不要乱改为好〗)之后,涉及到了物理化身进入地球,接着根种族3与根种族4,即Lumarian与Alanian,也就是而后在地球上所谓的Lemurian(列穆里亚人)与Atlantian(亚特兰蒂斯人),重组了第2股DNA与第3股DNA。

 

这就是人类种族的第一次播种,以电性战争而告终,此后计划了第二次播种。而我们将看到,第三次播种持续至今。

打赏作者

原创文章,作者:亿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1star.org/2018/09/%e4%ba%ba%e4%b9%8b%e5%a0%95%e8%90%bd%e4%b8%8e%e4%ba%ba%e7%b1%bb%e8%b5%b7%e6%ba%90-%e7%ac%ac%e4%b8%80%e9%83%a8%e5%88%86/

联系我们

扫码加入重建伊甸园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