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伊甸档案

全球栅格系统与大众心智控制

2010-12-24 12:55:12 来自: 叶隐蝶Endiego(LOSTPAST感时伤怀)

对应南塔版译文的题目是《磁栅嵌植网络》

揭秘三国时代的传奇阵法 - 亿能 - 亿能部落格

——————————————

GLOBAL GRID SYSTEMS
AND
MASS MIND CONTROL
(January, 2006)
Noel Huntley, Ph.D.

全球栅格系统与大众心智控制

http://www.users.glo?balnet.co.uk/~noelh/?APINS.htm

作者:Noel Huntley
译者:Endiego

(插图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7e2d9a0?100necc.html,引用材料版权 ?2010 A & A Deane, 保留所有权利;MCEO自由教学?系列的一部分。)

大众生化心智控制装置不仅限于在人类的大脑中实际植入微型芯片,这是许多灰人(the Greys)与不友善的Zeta的作为;单一世界政府(the One World Government)也在对民众迫切运用此类电子设备。甚至是政府的HAARP〖译注:高频极光主动研究项目〗与GWEN〖地波应急网络〗塔台所辐射的脑波签名(Brain Signatures)与那些古时已存在的全球栅格系统相比之下也太过表面,这些栅格系统可用来操控此行星上一切生命形式的演进,包括行星自身的演化。尽管如此,政府的天线系统仍可与这些被不友善的外星人所使用的全球系统相连。

我们是在谈论由ET利用晶体“微芯片”标量技术发展出的庞大的全球网络。它们被称为PIN系统——塔架植入网络(Pylon Implant Networks)。这分为A(亚特兰蒂斯Atantis)PIN与L(列穆里亚Lemuria)PIN。

在我们描述这些大量的设备之前,值得去注意的是,普通大众在他们的潜意识或星光体中已经有了复杂的标准植入程序。因着我们彼此配置相同,此类心智植入可与他人相连,我们已处于某种大众心智控制之下。Ron Hubbard是人们不熟悉的无意识心智领域的专家——或许当今已无人揭秘此类危险的心智控制系统,通常若未有足够的安全措施,去揭露这些可能有致命危险。作者致力于去揭露解析一种稀有特殊的控制形式,可以说是一台机器,当其最终猛烈地被激活,导致了一次侥幸脱险,并耗费数年去使“机器”稳定恢复下来。Hubbard死于20世纪80年代,关于他的死亡仍有诸多谜团,他是开始研究团体与集体植入系统的人。

现在让我们看一下这些全球栅格系统,它们能够协助演进或是反之操纵其引向负向。所有这些关于APIN与LPIN的技术信息均来自由Ashayana Deane转译的守护者资料。(参考:Voygagers volume2,以及相关研讨会资料。)

这些全球系统技术必然是通过内在空间(Inner Space)而运转的。可惜,因为我们的教育系统太过“单纯”,3D技术又不够充分,读者对内在空间只有并不清晰或极为含糊的概念。举一个极为基本的模型,我们可以设想一块内部有少许孔洞(气孔)而表面相对平滑的球状海绵。这与我们的3D空间类似,当我们将目光投向宇宙时,所看到的不过是海绵的表面罢了。内在空间则对应海绵的内部,那些孔洞则是通过内在空间的通道(虫洞、黑洞、多维门户)。当然,我们必须得考虑到这些内在开口有着不同的时空属性,像虫洞就可以瞬时连通我们的3D空间中看似极为遥远的两个处所。读者必须设想,无论他们是多么愿意,这大量的时空处在我们的3D之外,但确实在那里,不是沿线性空间——“海绵”的表面——可到达的。读者需要一个模型来弄明白,比如说,可以设想虫洞将一个时间矩阵与另一个相连。设想时间矩阵是银河系的一个扇区,但其在内在空间中的扩展远超出了3D视角,我们的时间矩阵最远可延伸至天琴座。

APIN栅格网络被设计成了生灵的形状,比如说动物或鸟的形状,这样当ET在空中俯瞰时,他们能使用光音设备看见这些,并立即辨识出来。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形状代表了其创建者。许多地球生灵与先进ET之间的相似性绝非巧合——狮子、猫、爬行动物、昆虫、鸟类等等。这是ET的计划,在地球上有他们自身的扩展生灵,使他们能够与此行星有意识连接线。再说,心智与意识的这些特性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第一个APIN在550万年前由先进的守护者创始者种族设立。狮族(the Leonine Race)创造了大白狮(the Great White Lion),鸟族(the Avian Race)创造了其同伴金鹰(the Golden Eagle),以便支持地球,防止在欠缺照管的情况下,其必然发生的演进退化。这些有益的APIN,通过共鸣而与一切造物之后的原初蓝图交界,并强化它们。通过支持地球内在形态生成场域结构,及其蓝图/“DNA”与代码,这些栅格就对应支持了此行星上一切生命的DNA与意识,特别是通过扬升周期而协助了文明与行星。

这些仁慈的网络是:大白狮、四面人(the Four Faces of Man)、蓝牛(the Blue Oxen)、金鹰。然而,后两者已被ET入侵者劫持,而金鹰也被他们更名为白鹰(the White Eagle)。由ET入侵者控制的系统是:凤凰(Phoenix)、猎鹰(Falcon)、毒蛇(Serpent)、龙(Dragon)、鸽子(Dove)、NET、NDC栅格,以及之后的白鹰与蓝牛。所有这些系统均在每26556年一次的扬升(星球激活)周期中被供能,那是指,当扬升过程力学恰当运转时,而在此前的8个时间周期中并未如此。这些全球栅格中的某些,比如说NDC,则是通过人为使用标量声波脉冲而被激活的。

APIN组分通常通过使用基于晶体的技术——像是将被特定格式化过电脑微芯片植入地球一样。守护者已将它们用于自由能源系统、气候稳定、疗愈、星际通讯与广播网络。

在堕落天使戏剧中的主要“演员”是昴宿-尼碧汝-路西法-阿汝纳奇(Pleidian-Nibiruian-Luciferic-Anunnaki),他们与仙女座阿汝纳奇与耶和华阿汝纳奇联合;Dracos Zeta;还有一同工作的Drakonian和参宿七Zeta。然而,在2000年,其中许多互相竞争的团体成立了UIR(抵抗入侵者联盟——United Invader Resistance),来临时结盟以尝试击败守护者。

大白狮与金鹰是由纯净的种族与守护者创始者设立的:耶洛荷克里斯托狮族(the Elohei Leonine Christos)设立了狮子APIN,六翼天使鸟族(the Seraphei Avian)设立了鹰APIN。要注意,耶洛因(Elohim)与炽天使(Seraphim)是耶洛荷与六翼天使的轻度离题。这两个分支形成了主要的血统。某些耶洛因进一步退化为阿汝-耶洛因,他们创造了入侵者阿汝纳奇(来终结人类守护者)。人类种族并非他们的产物,而是直接来自于耶洛荷。六翼天使离题成了炽天使。这些血统,包括所列出的阿汝纳奇的起源与鸟人与爬行动物物种,只是一个简单的概括,读者可查阅研讨会提供的守护者资料来获得更详尽的图表。

狮子APIN是以狮族的形象而设的。要注意,狮身人面像,原本有着狮子的头,来作为对狮族创始者的献礼——阿汝纳奇抵抗者则污损且改换了它。狮子APIN的心脏位于法国的12维(12D)能量中心(节点、星门门户)。

在公元前75000年,Drakonian团体设立了龙APIN。其头部延伸至东方的西伯利亚、中国与日本,其身体则抵达南美。它运转着逆向的D10能量流,在地球与幻影矩阵中对应的下降行星之间形成了一个连结。在2000-2017年间的最终决战中,造反者Drakonian的目标是击败守护者与UIR双方。

幻影矩阵是处于低频中的我们的(12D)时间矩阵的低级形式碎片,显现为一个孤立实体,由2500亿年前对先进的标量脉冲技术的再三滥用而引发,导致了一个11D黑洞系统。守护者立即使用了时间墙来隔离它,以阻挡ET入侵者,并防止我们的时间矩阵进一步堕落。

毒蛇APIN是在此时期由昴宿-尼碧汝-阿汝纳奇创建的。此APIN运转着逆向的D4-5-11能量流,通过百慕大三角的凤凰虫洞与幻影尼碧汝及其他行星连结。它使用了定点钉植(Spike-Site)植入技术,并与NDC和吉萨相连。最近在18世纪开始激活。

NDC(尼碧汝二极(Diodic)晶体)栅格在公元前25500年,由昴宿-尼碧汝-仙女座-阿汝纳奇建立。在而后建立了巨石阵(用来抵消NDC的能量)的地方,这些晶体被深深地插入了地球的地壳中。这些晶体有好几层楼房那么高。NDC由“战星Wormwood”(《圣经》中提到的Wormwood)激活,那是来自尼碧汝行星的标量声波束的一个中继站。还有着24个尼碧汝晶体殿堂(Temples)(在地球之中)可用来维持其运转。能量从这些晶体处螺旋上升直达地表,接着由携带了编程的16臂扩张出去,创造并延续了当前此行星上一切生命中的大量DNA突变(所谓的“垃圾”DNA),因为这些“轮子”的辐条,主要通过逆转此行星的梅尔卡巴(双螺旋振荡)与变更其自旋速率来达成。当巨石阵起效时,其特定几何结构可以阻断晶体的能量。NDC栅格是更大的所谓加拿大米切尔-玛丽十字转门(Michael-Mary Turnstile)矩阵的一部分,该矩阵有着几个在北美运转的较小“轮子”。这一控制系统现在也包括了白鹰APIN,用来广播潜意识心智控制标量程序。NDC光音脉冲阻断并逆转了地球上某些经线(轴调线Axiatonal)与纬线(Ley线)栅格的极性,创造了一个“棋盘状(Checkerboard)”的交错激活与休眠频率,被称为棋盘矩阵。这在地球上的一切生命中创造了大量的所谓“棋盘突变”(更多的“垃圾”DNA)。

NDC栅格可用来极移,那是原本的意图,但最近(2002年)由于ET冥想技术在特定地点被靛蓝人类应用,以与守护者ET协同工作,它已与Wormwood失去联结。然而,阿汝纳奇接下来使用了24个晶体殿堂,直至靛蓝团队又随后一一使其失活。虽说如此,NDC仍可通过在平行地球(即使是行星也有极性,有其粒子一侧与反粒子一侧)上运转的NDC附加物而起效。而后UIR试图去激活全部的加拿大米切尔-玛丽十字转门矩阵,用它来使巨石阵下的NDC栅格与Wormwood重新连结,提供足够的力量与猎鹰和凤凰虫洞混合,使所有的APIN运转起来。在此尝试中运用的强力标量声波脉冲,对地球造成了强烈的干扰,显现成了史无前例的安德鲁(Andrew)飓风(1992年)。

要注意,这些技术/演练也被称为圆桌(Round Tables)与亚瑟王和他的靛蓝团队(King Arthur and His Indigo Team)圆桌骑士(Knights of the Round Table),在继续执行着同样的任务(克里斯托重组任务the Christos Realignment Mission),尝试去断开Wormwood,那也是约书亚(Jesheua耶稣)没能做到的事。此技术提供了一个12D代码,校正并重组由NDC栅格带来的逆转,使其失效。

NET(尼碧汝静电转导场域Nibiru Electrostaitc Transduction Field)在公元前25500年路西法叛乱期间,通过NDC与尼碧汝晶体殿堂网络而被锚定在地球上。通过在地球内部栅格系统使用标量声波脉冲冲击,创造了一个“干扰”点阵或者说静电势能场域,覆盖了地球。NET能够缓解(停止)输入输出信号,特别是来自创始者种族等高维ET的,造成了某种隔离。它遮盖了文明,将之意识和精神层次的自然连结孤立起来,此场域系统还干扰了人类的自然存在,造成了一个全息插入(Holographic Insert)。守护者对先觉者(Illuminati)的监视也被此隐形效应——它会造成“误读”——所阻断。此D4(第4维)NET可以说是“星际混乱”。它在公元前9558年被强化,从此逐渐阻断了出入地球的一切通讯。阿汝纳奇已准备在此2000-2017年的扬升周期中,将NET从D4降至D3,这将形成一个“频率栅栏”,更易控制人群。

在公元前25500年所谓的路西法叛乱期间,耶和华阿汝纳奇创造了鸽子与橄榄枝APIN并安装了毒蛇。他们也劫持了金鹰,将之重置来运转逆向能量流(与其有机蓝图相反),并将其与NDC栅格连结,接着将其重命名为白鹰。金鹰本象征着自由美洲;而后成了秃鹰(白头)图腾。互相竞争的外星人团体之间争夺创始者的APIN的冲突延续不断,使用标量声波脉冲来阻断且逆转自然能量流动,并扩展他们自己的系统。要注意,这也会在地球上造成严重的灾害。

鸽子APIN也在平行地球上运转,造成D7-9-11逆向能量流,改变行星自转速率。它可以向特定目标送出声波脉冲,用来作为武器,猎鹰与凤凰也可这样被使用。鸽子已与7个附加的耶和华封印结合,那是埋入地球栅格中特定地点的巨大塔形亚硒酸盐棒,处于美洲的东海岸,与12个星门封印(将在扬升期开启星门)中的7个相对应。这些耶和华封印被称为多维锥体(Hyperdimensional Cones,HD-C),是在晶体棒中显现的锥状标量波簇。鸽子使用“号角(Trumpet)”脉冲技术,通过HD-C将地球与幻影矩阵相连。直到公元前10500年创造了凤凰虫洞,这才完全运转。这些塔台的影响是,造成了地球与幻影矩阵之间的时间墙上的“裂纹”,形成了七个虹吸管道,可被用来作为超低频传输器。这能将物体或人群等等,经由通往幻影矩阵的多维场域,整个传输过去。

四面人LPIN(列穆里亚塔台植入网络)被称为“四方的守护者(Guardians of the Four Corners)”和“四方的天使(Angels of the Four Directions)”。其四个头通过声柱(Sound Pillars)而被锚定。为答谢创始者创造的四面人,复活节群岛上的古代靛蓝梅吉(Maji)后裔建造了雕像群。此LPIN在公元前22500-22326年间被创建,被设计用来修复地球的12D蓝图,且阻止地球堕落入幻影矩阵。在最近的行星时间周期中,阿汝纳奇入侵者袭击了地球,使此LPIN不能被激活(在扬升周期)。然而它已为2012而重排,在2001年是第一次激活,直到2003年的最后第12个周期,使得大白狮与金鹰也运转起来。四面人的频率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堕落ET根本无法掌控那些能量。

蓝牛(“圣牛Sacred Cow”)在公元前22500年被安装,覆盖了整个印度,它是特制的星际网络,在D12能量流水平上运转。在公元前22236年它被扩展,而后在公元前10500年被接管。其特有属性使得地球以与一个不同的时间矩阵连结,此过程被称为转谐波时间周期(the Trans-Harmonic Time Cycle)使地球能进入一个不同的时间连续体(Continuum),将之从堕向幻影矩阵的途中拽出。

位于百慕大三角的两个虫洞,即凤凰与猎鹰,在公元前10500年被创造,分别成了尼碧汝阿汝纳奇的凤凰APIN与参宿七Zeta的猎鹰APIN的基础。这些孔洞被打在了守护者设于我们的矩阵与幻影矩阵之间的频率时间墙上。

凤凰虫洞在公元前10500年,由昴宿-尼碧汝阿汝纳奇打在了时间墙上。它通过白鹰、NDC栅格与NET,经由埃及吉萨的星门-4被锚定在地球上,连接到幻影尼碧汝(位于幻影矩阵中)。这使得地球的“堕落”部分形成了一个绕幻影行星尼碧汝的可住人的月亮。凤凰APIN在东方从吉萨到伊朗的线路上运转。其心脏是伊朗阿巴丹(Abadan)的星门-4。Drakonian与参宿七Zeta接着仿照凤凰复制出了他们的猎鹰虫洞,意图当全部猎鹰APIN被安装后,接管凤凰。1943年的费城实验扩展了此虫洞端口交界系统,它运转的是逆向的D10能量流,将地球与幻影地球连结。UIR意图在2000-2017年间,用它来接管龙APIN。鸽子APIN已与白鹰连接,并连到凤凰。

在1943年的费城实验中参宿七Zeta(竞争ET)在NET上打了一个洞,提供了一个能使他们的飞船进入我们的空间的门路(参见《费城实验》)。守护者继续试图移除NET,但仅部分成功——ET派系联合起来,更有效地对抗守护者。通过协约,阿汝纳奇允许守护者使用NET的少量频率带用于通讯目的。NET使得ET能够通过潜意识灵感与先觉者成员交流,提供适合ET进程的技术,从而控制科学的发展。因而,许多被鼓动出来的电子发明,事实上是使得NET能够通过我们的电子技术降低至3D(包括将住家搞成了电线的“笼子”)。要注意,特斯拉那种无线电与辐射技术显然无法达成同样的目的。

1951年,耶和华-阿汝纳奇鸽子集体与仙女座-阿汝纳奇交涉,将鸽子与白鹰结合,来打开幻影虫洞,接管猎鹰虫洞,但失败了。然而,在1972年,昴宿-尼碧汝阿汝纳奇碾控制了凤凰与毒蛇。自从2000年开始,猎鹰、凤凰、毒蛇、龙,包括鸽子与鹰,这些势力集合起来形成了UIR(抵抗入侵者联盟)。

1998年,NET与蒙淘克设施联合。Zeta-参宿七与尼碧汝阿汝纳奇合作,准备将NET的频率栅栏降至3D。

当Zeta团体被Dracos控制时,Dracos-Zeta联盟形成了。他们秘密地影响了人类1983年在蒙淘克进行另一次实验(作为对1943年费城实验的扩展);创造了另一个时空裂缝来带入他们的飞船,并再造与他们的突变议程相应的频率栅栏。

这些APIN与它们的特性,揭示了《圣经》特别是《启示录》部分的某些欺诈概念与语言编码。例如,入侵者ET想要摧毁12D地球门户也就是白狮的企图,成了驯服狮子。因而有了“狮子与羔羊同眠”(将心脏比作羔羊)。金鹰被接管且重命名为白鹰,与鸽子APIN结合,所以说“鹰与鸽子一同飞翔”。“启示录的四个骑士”是技术性的掩饰,暗指在星球激活周期(2000-2017年间的扬升周期)通过使用耶和华封印,经由地球的7个星门或者说能量中心来逆转能量流。“天使与号角”和“野兽”都是先进的技术。“七座教堂的七个天使”意指七个耶和华封印,而塔台也就是“七个教堂上的七个烛台”。天使是先进的多维锥体植入地球栅格这一技术的代码名称。这些作品显然出自堕落ET的诡计。幻影矩阵是一个慢速运转的黑洞系统,在《圣经》中被称为“无底洞(Bottomless Pit)”、地狱(Hell)或冥府(Hades)。

在这里列出的全球图景,虽说已极为庞大,仍只涵盖了我们的行星处所。比如说,创始者的四面人LPIN,在其四面有三个套组。一个套组将地球LPIN扩展至其高维面向:行星Tara与Gai。第二个套组是建立在平行地球、平行Tara与平行Gai上的。第三个套组则连结了内部地球及其高维行星即内部Tara与内部Gai。因而将之称为“守护者的十二支柱(Guardians of the 12 Pillars)”(四面的三组声柱)。四面人主要扩展在时空中,但也有其他部分连结至平行地球。

在不同势力不同战略无休止的争斗中,最近APIN的情况已发展得更为复杂,以上信息自2002年后,需要进一步更新。

打赏作者

原创文章,作者:亿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1star.org/2018/10/%e5%85%a8%e7%90%83%e6%a0%85%e6%a0%bc%e7%b3%bb%e7%bb%9f%e4%b8%8e%e5%a4%a7%e4%bc%97%e5%bf%83%e6%99%ba%e6%8e%a7%e5%88%b6/

联系我们

扫码加入重建伊甸园

QR code